iPhone X 之短期体验

首发抢回来的,本来没想着自己用,直接出掉就好了,奈何价格下跌的速度太快,我拿到的时候基本就是原价出手了,索性自己用了 尺寸 iPhone X 的大小和 iPhone 8/7/6 差不多,但是屏幕和iPhone 8/7/6 Plus 差不多,屏占比确实高一些。拿在手里非常舒服,之前使用 iPhone 6 Plus 总是觉的太大。 屏幕 iPhone X 这个屏幕是非常精细的,Super Retina 确实不是盖的,虽然不及 iPhone 4 首次推出Retina的感官上震撼,但也是非常牛逼的了,应该是当下最好的手机屏幕了。 iPhone X 的黑是真TM黑。 至于空气刘海儿的设计上,只能说是看看就习惯了,和其他全面屏手机对比的话,iPhone X 这个妥协也还可以接受了吧。 变色之类的问题都是OLED的特点,无需吹毛,烧屏问题也一样,只是必须控制在一个范围内,不能像 LG 给 Google 代工的 Pixel 2 那样回来就烧,另一个我关心的问题是:要是真烧屏了,Apple 管埋么? Face ID / 面容识别 这应该是最具革新的一项功能了吧,从几天的使用来说整体体验上要好于 Touch ID,但是可靠度上各有优势,大部分情况下 Face ID 解锁都很快,但是失败的比例也不少,比如你侧躺在被窝里看手机,这时候解锁八成是失败的,也许和侧卧脸有变形有关吧,但是 Touch ID 就不会有这种尴尬。 原来最需要 Touch ID…

成为 Winston Wolfe

在低俗小说里有这么一个角色 Winston Wolfe,他快速的、专业的帮助Vincent和Jules处理了满是鲜血的汽车,解决了最为棘手的问题。这是一个令人非常值得信任的角色,所以有人就总结了 Winston Wolfe 的一些行事特点,认为这是一个领导应该具有的特征,我们也来学习一下,争取成为一个像 Winston Wolfe 那样靠谱的人,张口就是“I’m Winston Wolfe, I solve problems.” 100%可靠:只有可靠是一个人信任的保障 制定优先级:凡事都要制定优先级,优先做重要的事情 先听坏消息:坏消息通常能将我们拉回到正确的方向上,虽然总是难听些,先听坏消息 替领导分担:负责到底:对交到自己手里的事情要负责到底 写下来:好记性不如烂笔头,没有人有足够好的记忆力。 战略是外行做的,策略是行家里手做的:战略总是简单的,策略是需要一步步的执行下去的。 你不理解就无法管理:很简单,管理就是要了解每一个步骤,不了解你就无法管理,无法达成目标。 先严格,后宽松:先让所有人都行动起来,当他们完成的出色的时候,就要告诉他们完成的真棒,不要搞反了。 如果不行就干掉:有些人不太行,即便是告知了也不太行的话就要快速坚决的处理掉,即便他不拿工资也是一样。 谨言:人都是情感性的动物,不要因为言语上的不小心而伤害了小伙伴们。 话虽不多,但是很有用,当然做到才是重点,所谓知难行亦难。

Nginx 的流量镜像模块

Nginx 发布了1.13.4版本,并且包含了一个流量镜像的模块 ngx_http_mirror_module。 这对于线上系统就很好了,比如可以镜像部分流量来做测试、debug之类的 例子也很简单: location / { mirror /mirror; proxy_pass http://backend; } location /mirror { internal; proxy_pass http://test_backend$request_uri; }

软件的收费模式

Ulysses 发了一篇blog: Ulysses Switches to Subscription 就唰喇喇的把自己的售卖模式从卖 License 换到了卖时间了。 曾几何时,还在指责 Mac App Store 不支持升级的收费策略的时候,这些应用开发商却把自己的收费模式先换成了订阅。我承认软件开发商在卖 License 的模式下面临着很多的生存困境,比如一个 App 很好,但是为了持续的获得收入只能走两条路: 发展新客户,每年都把东西卖给陌生人,这个过程其实是挺难的。 向老客户收钱,每年总有那么几个改版本号骗钱的App奸商,比如臭名昭著的Parallels Desktop。 开发商能怎么办,也很无奈啊,程序员嗷嗷待哺,不弄点钱,新版本怎么开发,总不能卸了磨就杀驴吧。所以这模式得改,要说这改的快的还是几个大厂,以Adobe为首的先把自己的 Creative 套件给转到订阅了,Microsoft把也提供了365的订阅模式,订阅模式确实对厂商来说是非常的好,收入有了保障,日子也可以过的有滋味了。 用户当然是希望App能稳定的好好工作,别罢工,积极解决遇到的问题,持续更新。最讨厌的就是付费更新,最最讨厌的就是不付费更新在新版OS里就不能好好工作的那种,比如Parallels Desktop。 用户付费买的是什么?是软件的使用权还是有效时间的使用权? 如果是一个有效时间的使用权,应该适用于专业用户,专业用户能够频繁的使用这个软件,这样你才能对得起你的服务和售价。普通用户买来就不合算了,比如工具软件,普通用户一年也就用上几次,只是希望安安静静的工作就行了,所以普通用户修图片应该买 Pixelmator 而不是 Photoshop。 如果是使用权,那就是一个稳定的OS版本下,可以一直使用这个软件,比如我10年前买一个软件,只要我的操作系统没有换,其他环境没有换,这个版本就应该可以一直使用下去。 有些软件的某个版本写的太好了,以至于新版本没有什么吸引力让我去升级,比如我常用的那个Dash 和 Alfred,Dash 4 和 Alfred 3都出来很久了,提醒更新也很久了,但是他们现在的这个版本太好了以至于我完全没有什么动力去升级,厂商当然就挣不到钱喽(心疼1s),所以从某种程度上也可以理解 TextMator 和 Sublime Text 为啥后来更新乏力了,该买的早就买了,不买的也不会再买了。 所以说产品定位很重要,针对专业用户的尽管走订阅模式,因为用你的工具用户能挣回来更多的钱。如果你只是一个针对普通用户的工具,还是卖License吧,以量取胜,增加边际收益,而且工具不是你的长期事业,能分化出专业用户还是得走订阅模式来稳定收益,更长期服务下去。 当然订阅模式也存在 @bfishadow 说的那个问题,即便你一年啥事儿都不干,还是得给你付费才能使用,这确实是很操蛋的事情了,所以我觉的 Sketch 的订阅模式很好,好的是他订阅的是你升级的权利,并不是使用的权利,所以你的订阅过期了,软件依然可以使用,只是不能升级到最新版了而已,所以我之前使用的日记软件Day One是不会升级到新版去的。

体验是优化出来的

从直觉上都认为 Apple Pay 的支付体验是优于微信支付的,直到头几天 Apple Pay 和银联一起搞了一个5折之类的促销活动,刺激了很多人去用 Apple Pay,包括星巴克,7-11。从集中的使用了一段时间来看,Apple Pay在国内的体验是不敌微信支付的。 主要就从速度来说,Apple Pay的支付速度远不及微信支付,举一个我在7-11的例子吧: Apple Pay: 排队 -> 告诉店员使用Apple Pay -> 店员拿起 POS 机设置金额 -> 贴上去支付 -> 完成 微信支付:排队 -> 准备好支付界面-> 告诉店员使用微信支付 -> 直接贴在扫码机上面 -> 完成 所谓的需要打开App再支付的步骤,排队的时候就干完了,而且就现在情况来说,打开个App和掏个手机基本不差。 从技术方案上,从安全性来说Apple Pay都要比微信支付好,但是从部署难以程度,从体验的优化上,微信支付已经在国内大幅的超越了Apple Pay,下一步 iPhone 的 NFC 接口开放之后会不会对微信支付的体验上带来优势呢?也许结合小程序和RDIF在零售领域玩出新花样也不好说。 项目 微信支付 Apple Pay 绑定银行卡 需要 需要 需要POS机 不需要 需要 POS操作难易 易(甚至不需要) 难…

十条无我编程的戒律

下面是译自Jeff Atwood的The Ten Commandments of Egoless Programming ========我是华丽的分割线======== 这十条无我编程的戒律,源自Jerry Weinberg的《程序开发心理学》一书。 理解并接受你所犯的错。这是说尽早的在产品发布之前发现这些错误。幸好我们不是在JPL(隶属NASA的喷气推进实验室)开发火箭制导软件的一小撮人,在我们的行业中很难出现致命错误,所以我们可以也必须从错误中学习、开怀并且继续前行。 你并不等于你的代码。记住审查的目的是为了找到问题,而且问题一定会被找到。不要为一个没有发现的问题而自责。 你知道多少不重要,总有人知道的比你多。如果你问一个人他总能告诉你一些新鲜的玩意。寻找并且从其他人那里接受输入,尤其是你觉的你不需要的时候。 没有商讨就不要重写代码。在修复代码和重写代码之间总有一条不错的界线,知晓其中的不同,并在代码审查的框架中追查文法上的变化,而不是孤僻的强迫症。 用耐心和尊敬善待那些知道的比你少的人。非技术人员在和开发打交道时普遍持有偏见,好一些情况下认为我们是一群自负的怪人,坏一些的情况下认为我们是一群玻璃心。不要用愤怒和不耐烦加深这种偏见。 在这个世界上持续存在的只有变化。用微笑和开放的心态去接受变化。把每一个需求、平台或是工具上的变化视作新的挑战,而不是严重的不利因素去抵触。 真正的权威来自于知识,并不是职位。知识带来权威,权威带来尊敬,所以你如果想要在一个自大的环境中受尊敬,增加知识吧。 为你的信仰而战,但也要勇于承担。要知道有时候你的想法会被批驳。即便最终你是对的,也不要报复或者说“我早就说了”这样的话,也不要作出一副为你的想法惋惜或者哭诉的模样。 不要成为屋子里的人。不要成为长期处在阴暗角落且打水的时候才出现的码农,屋子里的人与世隔绝、淡出人们视线、失控且在开放协作的环境中无立锥之地。 批评代码而不是批评人——善待码农,而不是代码。尽可能的让你的评论都是积极的而且目的是促进代码质量。评论要和标准,编程规范,优化性能等内容相关。 软件的人性化的准则真是不过时的。这本《程序开发心理学》成书于1971年,而一年后我才出生。 ========我是华丽的分割线======== Guixing 翻译于 2017-06-06

黑客帝国的Neo和围棋世界的柯洁

黑客帝国(The Matrix, 1999)一直是我非常喜欢的一部科幻片,其中世界设定值得深思,不时的就会质疑自己是不是一块电池。Neo作为电影的主角有洞悉虚拟世界的能力,也被称之为救世主,在电影的3部曲结束之后,Neo战败,Matrix清除了Agent Smith,达成了人类和机器的和平。 自从 AlphaGo 去年4/5大败李世石之后,人类的围棋世界其实就已经崩塌了,无法战胜 AlphaGo 已经是必然。 今年柯洁和 AlphaGo 的对决以3:0落败,也成了 AlphaGo 的收官之作,从此退役,独孤求败。而柯洁也和 Deepmind 达成共同研究 AlphaGo,让其辅助人类研究围棋。 Neo和柯洁某种程度上何其相似,在 Matrix 即将摧毁人类最后的据点 Zion 之时,Matrix 打败了 Neo,获取了 Agent 的代码,完善了自己。柯洁最后大败给 AlphaGo,但柯洁也开始帮助 AlphaGo 进一步完善。 AI的一直是科幻界的主题,那部以人工智能(2001)命名的电影,人工智能把自己都给骗了,David努力在寻找自己不是人造的(Artificial)的证据,并且一直在寻找变成真正小孩的方法,最后发现自己并没有唯一性也不能变成真小孩,但是奇幻的一点也是他还是有唯一性,所以人工智能从情感上已经无法分辨了。 人类发明AI是科技发展的必然,机器仿生技术的进步必然会促进生活水平的提高。现在很多人还在纠结同性恋,变性人,out了,下一步该怀疑一下和你恋爱的是不是一个AI了。(这个题材也有了,《她》(2013),[捂脸]) AI和机器人的发展,一方面会让财富快速的向掌握AI和机器的人聚拢,另一方面人类会成为机器豢养的宠物。

我所依赖的科技公司

使用了很多科技产品,如果这家公司和他们的产品突然消失,也许生活会很不方便,那么究竟有哪些是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公司和产品呢? Apple,苹果公司的产品应该是我几乎无法替代的,他家的软件服务产品都不值一提,唯独iPhone和Mac是我工作生活不可缺少的,让我替换起来成本很高。 Google,搜索产品基本是最最最不能缺少的东西了,缺了他我都不会上网了,Gmail和Contact都还可以替换,至于Chrome我只是开发的时候会用。 淘宝,万能的淘宝,基本上没有买不到的东西和服务,合法的哈。 上面这些是基本需求了,作为一个码农,下面两个服务也是不能缺少的 Github,太多的开源项目在上面了。 StackOverflow,离了他我都不会写代码了。 以上满足了基本需求。

Uber被苹果请喝茶

这两天还发生了一件事,Uber CEO Travis Kalanick被Apple CEO Tim Cook叫去喝了茶,主要是Uber在代码中嵌入了追踪用户手机的指纹技术,甚至用户清理手机之后,也一样可以追踪的到,而且设置了地理围栏(Geofence)来躲避苹果的审核人员。 这事儿挺有意思的,对用户做标记是广告和推荐系统中必须要做的一件事,从最早iOS可以在App中直接读取Mac地址到后来这个接口变成私有API,以及苹果提供了iAd的一套标记用户方法,等等这些都是为了知道屏幕背后的那条狗。从这个角度来说Uber做的这个技术其实是很通用的,只要是做广告和推荐的都这么干。不同之处应该是Uber调用了私有API,从而可以永久标记一个用户,如果只是使用了iAd的标记,用户可以在iOS设置->通用->隐私->广告中重置。 司如其人,Uber的CEO按常理来说就是一个混蛋,只要没有被抓到,什么事情都可以干的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