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说打孩子

周末从图书馆回来在地铁上遇到了一对夫妻带着一个孩子,四五岁的样子,额头上有三条新伤,刚结痂。那个孩子很不消停,对他爸妈大声吼叫,甚至对他爸爸挥拳、啐唾沫。他爸爸假装一副生气的样子,不过没唬住。说实话,我当时差一点没忍住就要动手了。

这个事情让我想起我的那个不打孩子的誓言,我想如果我的孩子成了这样,我一定得让他知道什么是王法。当然这并不是说我赞成打孩子,而是这样的孩子已经失去理智了,必须让他有所畏忌。

反之再想,孩子也不是一朝一夕变成这样的,他变成这样必然是受了某种影响的,这种影响可能大多来自于父母。

养不教,父之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