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还是简体

昨天看了Cathayan写的繁体的优越感一文,又和几个朋友聊了会儿,恰好又看到了Snow Leopard的新中文字體一文。其实cathayan的那篇是针对这一篇的一个义气回应文。

事情的起因是因为Apple在Snow Leopard里把繁体中文界面的字体换成了Heiti TC,然后呢,很多台湾使用者都不适应了。纷纷站出来说苹果和这个字体的不是,比如zonble的这一篇和前面的那一篇。

就Heiti TC这个字体来说呢,阿杰的Snow Leopard的新中文字體一文说的比较中肯。另外也参看一下他所写的是誰寫錯字(-)(二)(三)(四)

要说这简繁之争嘛,以前我是倾向于繁体的,甚至觉的简体的某些字失去了一些文化内涵。比如这个听和聽。但是多了解了一些汉字简化的历史之后,又觉的对于常用字的简化是很有必要的。简化字历来就有,在行书、草书里很常见,只不过咱政府效法秦始皇,把这事给硬推下来了。当然了过尤不及,第二批简化字试了一段时间,发现太简单了,也太乱了,于是乎下马了。虽然下马了,但是这批简化字的影响还是不小的,小时候在街上看到许多字不认识,我爸告诉我这个字是算术的算,这个字是镶牙的镶,现在记不得这些字是怎么个写法了,但是说明一个问题就是第二批简化字影响了一大批人。就目前的第一批简化字来说,还是相当有进步意义的。比如郁闷的郁,繁体要写成”鬱”。别说是写了,看着就觉的够麻烦的。还有一个比较有争议的简化字就是”发”,繁体是”發財”的”發”还是”頭髪”的”髪”。简化字施行到现在有没有因为发的二义性影响了语义的理解?没有嘛,因为我们有上下文,而且我们已经白话了,单字词已经被大量的多字词代替了。

结合前些日子那44个字的字型变化来说,如果有时光机,把那些学院派送回甲古文、金文那个时代是比较合适的,要不他们就在自己的圈子里搞点小爱好,写几篇论文,聊以解闷完事。

最后再赞一赞阿杰和cathayan在国学上的造诣,真是我等学习的楷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