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依赖的科技公司

使用了很多科技产品,如果这家公司和他们的产品突然消失,也许生活会很不方便,那么究竟有哪些是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公司和产品呢? Apple,苹果公司的产品应该是我几乎无法替代的,他家的软件服务产品都不值一提,唯独iPhone和Mac是我工作生活不可缺少的,让我替换起来成本很高。 Google,搜索产品基本是最最最不能缺少的东西了,缺了他我都不会上网了,Gmail和Contact都还可以替换,至于Chrome我只是开发的时候会用。 淘宝,万能的淘宝,基本上没有买不到的东西和服务,合法的哈。 上面这些是基本需求了,作为一个码农,下面两个服务也是不能缺少的 Github,太多的开源项目在上面了。 StackOverflow,离了他我都不会写代码了。 以上满足了基本需求。

Uber被苹果请喝茶

这两天还发生了一件事,Uber CEO Travis Kalanick被Apple CEO Tim Cook叫去喝了茶,主要是Uber在代码中嵌入了追踪用户手机的指纹技术,甚至用户清理手机之后,也一样可以追踪的到,而且设置了地理围栏(Geofence)来躲避苹果的审核人员。 这事儿挺有意思的,对用户做标记是广告和推荐系统中必须要做的一件事,从最早iOS可以在App中直接读取Mac地址到后来这个接口变成私有API,以及苹果提供了iAd的一套标记用户方法,等等这些都是为了知道屏幕背后的那条狗。从这个角度来说Uber做的这个技术其实是很通用的,只要是做广告和推荐的都这么干。不同之处应该是Uber调用了私有API,从而可以永久标记一个用户,如果只是使用了iAd的标记,用户可以在iOS设置->通用->隐私->广告中重置。 司如其人,Uber的CEO按常理来说就是一个混蛋,只要没有被抓到,什么事情都可以干的出来。

Apple Pay、内购(IAP)和微信支付的体验

昨天说到应用内购买和微信支付体验问题,早上开车想了一下,Apple Pay,IAP和微信支付还真不是一码事,而且还各有各的特点。 先说IAP,应该说这是这三个产品中最早的一个,应用内购买是苹果在2009年推出的。解决应用内虚拟物品的购买,消费通过App Store绑定的信用卡、借记卡、或者余额来购买。便捷性上呢,在没有Touch ID之前,需要输入一次Apple ID用户名和密码进行消费,现在内购基本上就是弹出一个确认购买,TouchID,购买成功或者失败。 其次是微信支付,是微信提供的一套支付体系。微信借着滴滴打车和红包砍下了国内移动支付1/3以上的市场份额,生生把二维码支付和抢红包发展成了全国民运动。分场景来说,在微信内的支付很方便,无论是打赏还是微商城一类的支付都是很方便的,但是在其他App中使用微信支付是需要跳转到微信支付完成之后再跳转回去,这个过程就不是那么的原生和自然,但是依然是很不错的体验。 最后是Apple Pay,在国外开展的算是顺利,但是在国内却几乎是一败涂地,被二维码打的可以说是连牙都没找到。除去Apple Pay的POS机部署成本、国人信用卡持卡率等问题不说,仅教育用户这一项,Apple比微信和支付宝来说基本就是没有投入,只有在升级完之后的一个添加银行卡的引导过程,这是远远不够的,中国的移动支付市场是腾讯和阿里两家用补贴和红包砸出来的。就支付体验来说,分线上和线下两个场景来说,Apple Pay的体验都是很不错的,线上来说,无需跳转到另外的App,Touch ID就直接支付,很轻松,线下就更不用说了,轻触一下就完成了。但是,凡事总是有但是,Apple Pay在国内使用的时候,店员不知道、不会操作、设备不支持等等的问题比起微信二维码来说,那就是复杂太多了,店员不耐烦的时候甚至会说:你还是微信支付宝吧。 这时候再来看用户体验的问题,Apple Pay和微信支付的场景都基本上是支付,而IAP还有不同的地方在于支付完成后还要记录用户的支付记录,有些App的功能开启还需要恢复购买这样的功能,所以从功能上来说IAP的业务逻辑要复杂于Apple Pay和微信支付,这也造成了IAP用户体验差,尤其国内还有长城的存在,IAP的接口都在国外,这中间的网络通信就导致IAP支付过程很慢,甚至会失败。Apple Pay的体验优于IAP主要是无须网络连接照样完成支付,逻辑简单。 微信支付的体验好于IAP的主要原因是访问的服务都在国内,如果是店家扫描二维码支付甚至无须客户手机联网,这一点和Apple Pay是同等级的,只是没有Apple Pay那种系统级别行云流水般的顺滑而已。 所以,要微信把赞赏切换到IAP的话,是有一些损伤体验的,但是切换到Apple Pay的话,应该不存在体验损伤的问题,只看用户是不是使用了Apple Pay,这个大前提就喝退了很多人。

微信和苹果的一次交锋

已经好几天的热点了,苹果从结果上逼微信干掉了iOS版文章打赏功能,理由是违反了苹果的App准入规定3.1.1的条款,即解锁程序内功能时必须使用IAP(内购),苹果举了个例子是:订阅,游戏货币,游戏等级,访问高级内容,或者解锁完全版本等,而且不可以引导用户跳过IAP使用其它支付。 先下结论,这次事件从目前的结果来看,微信的付费阅读产品可能会延期,至少会在iOS端会缺席。 再来想想这次事件的几个问题: 首先,微信的打赏究竟在不在苹果的这个规定范围内? 打赏虽然没有解锁一个新的功能,但是实际上这本身就是一个新的功能,我认为归类到订阅、访问高级内容这样的服务中也合乎情理。 其次,苹果的这个规定合理么? 根据我的地盘我做主的原则,这事儿其实也没的说,就腾讯来说他自己也干过很多我的地盘我做主的事情,比如干掉淘宝(虽然是淘宝先动手的),干掉优步,可以说微信也是乏善可陈。 最后,这些决定对用户的影响是什么? 苹果是敦促微信回到他的规则上来,乖乖的交虚拟产品的苹果税,微信的做法是用二维码代替按钮(之后也被要求撤下),耍了小聪明,猜测6小时后下线二维码也是在苹果的勒令之下撤下了二维码。其实,微信完全可以继续保留功能,打赏走IAP。但是我也听说,这是为了保持微信支付的优秀体验,好吧,微信的支付体验比Apple Pay要好? 要知道现在的做法是有损公众号的内容提供者的,也就是说微信为了自己的产品体验,强行损害了自媒体的利益,腾讯,干的真是漂亮! 微信的公众号域名是http://mp.weixin.qq.com,一直有对这个mp缩写的猜测,我倾向于这是Media Platform的缩写,媒体平台。如果你是一个内容创业者,或者是一个收入依赖于微信的媒体运营者,长点心吧,这次的事情已经说明,你们的利益是被腾讯这个平台裹挟的,是他可以作为筹码和其他公司打架的武器。 在拥抱微信获取流量的同时也要把灵魂交给撒旦! 再来说Apple的规则是不是真的就那么的神圣? 其实今天微信遇到的问题,不是微信一家遇到的问题,而是所有进入App Store平台的App一起面临的问题,比如Kindle作为一个电子书应用,不能在iOS版App内买书,为啥呢?因为这是虚拟产品,要交30%的苹果税,图书利润很薄还要和作者分成,除非iOS版购买比其他版本购买多30%,但是这个逻辑是不是很诡异呢?打开微博、爱奇艺要续费一个会员,也必须走IAP,为什么呢?因为3.1.1条款。这确确实实是一条霸王条款! 既然这个问题是行业内一样面临的问题,苹果有没有可能去改善?答案是可能会有改善。君不见喊了一万年的App支付订阅模式在去年就有所改进,很多的App也跟进了,比如我常用的Podcasting应用Overcast就在苹果支持订阅模式之后就推出了订阅付费的模式。 苹果占据了移动市场食物链顶端,而且目前的地位别人还无法撼动,所以他的规矩就是规矩,想要Apple作出改变,要么告他,要么退出App Store市场。很多Mac上的App就因为不满App Store的分成和苹果的霸道退出了App Store,比如Sketch, Sip等应用,但是Mac端好歹还是有其他途径安装App的,而iOS安装App的合法路径只有一条————App Store。 强大就封闭,弱小就开放。这就是一个很现实的生存环境,没有什么道义可言,只有商业利益赤裸裸的摆在这里。 至于苹果是不是惧怕微信的小程序而故意修理呢?也许有吧,但是小程序真的就能取代App么?

2016款Macbook Pro的分辨率

入手2016款Macbook Pro有一小段时间了,一个小的细节是显示器的默认分辨率从1440×900变成了1680×1050,但是显示屏的物理分辨率还是2880×1800,而且那里也不现实Best for Retina了,但是这样的改变让屏幕可显示区域变大了,鸡贼了苹果。 对于一个轻度OCD患者来说,这太不科学了,改回来,必须是Best for Retina.

云服务和数据自由

最近发生了一个事情,我之前为了方便就把一些流程图都放在了ProcessOn的云服务上,我很容易的能把这个内容发给朋友,而且也可以邀请朋友同事一起来改,但是在我想导出一个思维导图的时候,发现只能导出成图片、私有的pos文件或者pdf,这个时候我就是很懵逼的情况。按理说,这个数据是我的,我应该有数据迁移的自由。 数据自由交换是一种权利,比如我记录的笔记之类的内容,这是我的创作内容,应该可以很容易的导出成一个容易迁移的格式,说的就是Evernote和OneNote。大概从2年前开始,我买了Office 365服务,理所应当的被送了一些空间,OneNote正好可以使用这些空间,我就打算把之前使用Evernote的内容都前一过来,但是当我发现OneNote只能一个Note一个Note的导出成PDF的时候,我彻底的放弃了这个产品,就更不要提他经常不知所以的同步状态,继续乖乖的付费使用Evernote。 从这些云服务的情况来看,我对他们的担心主要是三个问题 数据的属主问题。在云服务不能提供良好的数据导出时,这个数据并不能完全意义上属于我。 数据的交换问题。以文档类数据为例,ProcessOn 没有提供导出Mindmap为Freemind等其他软件格式就是一个数据不能自由交换的例子,这和1意义上相同。 服务的持续性问题。如果不在1,2的问题,那么第三个问题就是很严重的问题,作为一个云服务公司,如果数据既不能自由导出流转,那服务的期限最好就是永久,否则就是数据的丢失就是不可避免的了。 我并不排斥使用云服务,而且我司也是做云服务的,只是我觉的一些通用的产品数据应该被自由流通和编辑。举几个例子: 文档,应该可以导出成为txt, rtf, word格式 表格,应该可以导出成为csv, excel格式 思维导图,应该可以导出成为,freemind, xmind, mindmanager格式 数据才是正真的自己拥有。

思考和书写

人活着除了生理上的存活状态,最主要的还是思考在继续。我们看见周围的事和物都会去思考一系列的问题,比如:这是什么?为什么会发生?等等。 互联网的出现极大的拓展了我们获取知识的能力和范围,而移动互联网的出现则彻底的把我们的时间变的碎片化。在大量碎片信息的冲刷之下,我们的独立思考变的弥足珍贵。 现实生活和工作中面临的问题有小有大,大部分的问题凭着我们的经验和直觉就解决了。而有些问题是值得仔细思考的,甚至是需要长时间的理性思考的。这似乎与我们现在的移动互联网生活是冲突的,刷微博和朋友圈,接收着大量的碎片化信息,是无法完成深度思考的。有些时候我们的直觉会欺骗我们,看到一件事或物,经过简单的分析和思考就认为这件事情掌握了,了解了,然而这只是一个假象。在时间碎片化的今天,这一情况更为普遍。 一个接受和没接受教育的人的最本质的能力区别是阅读和写作,阅读是一种输入技能,经过思考之后书写出来就是输出了。这一点很像写了一个数据处理函数。 思考和写出来是有很大区别的,一个你觉的已经思考过的内容,要写出来的时候就变成了梳理的过程,这时候就会发现自己在脑海中浅思考的错误,所以写出来的内容往往比自己想的内容更加缜密。 如果一件事,经历之后,再经过思考梳理,形成文字材料才是真的消化,想通透了。所以技术人员要多思考,多实践,多分享。

消除Outlook的安装后反复欢迎提醒和Update无法更新的问题

Outlook for Mac 2016实在是太慢了,写个邮件都要卡顿半天,重新装了2011版来用,导出导入olm文件很是方便,这也是这几年来我一直使用outlook的一个主要原因。 遇到的问题是无法更新和欢迎界面每次都弹出。 其实就是一个权限的问题,我也懒的去找哪一个文件了,直接执行 find ~/Library -type f -user root -exec sudo chown `whoami` {} \; 问题解决!

伟大长城带来的痛苦

上个礼拜,全球最大的开源社区仓库Github被认证,带来的不便就不说了。 最近用了一个项目,大量的使用了Git Submodule,如果在CI服务器上来做这件事儿,就是问题多多。没有办法,我只能clone一个下来再把内容放到自己的git repo里去,把依赖于github的submodule都给去掉。 苦不堪言!

一毛钱股份

就算老公一毛钱股份都没拿到,在我心里,他依然是最牛逼的创业者 的文章上个礼拜被炒的火热,当事人很快就被扒出来了,最后陈CEO也出来解释了; 这事儿最重要的一点就是CEO老陈有没有给老韩承诺给股份?不管是口头的还是书面的,甚至比例都不重要,只是确定这个饼是不是存在。 如果没有,老韩媳妇现在要股份是理亏,最终是吃亏。 如果有,但是比例没有定,那么一个股份制公司运行了7年之久还没有确定的股份比例,我只能说老陈这个CEO不是蠢就是坏! 至于老韩人家家里过什么样的生活和股份的获得没有任何关系!甚至有说老韩你7年买房、买车、结婚生子,日子已经过的不错了。呵呵,圣人不死大盗不止!这7年人家日子过的好坏,买了豪车别墅也和凭承诺拿股份没有任何的关系;这就好比是一个公司在创业初期,比尔盖茨投了钱或者精力,比尔盖茨过的生活也和能否获得这个公司股份是没有关系的,如果这公司有承诺比尔盖茨股份,那就按承诺来,如果没有那比尔盖茨也得吃瘪,还是和他个人的生活没有关系。同理,公司现在的经营情况,获利情况依然和老韩拿股份这事儿没关系,只和当时的承诺有关,与其他事都无关; 至于公司后面的发展老韩无法带队或者工作状态低迷,而且就老陈CEO的回复来看,是给发了200万分红之后出现的;这个情况还是和老韩获取股份没有关系,如果老韩入伙时没有承诺,老陈CEO就该早做决断,而不是把这个问题一拖再拖,而且是从2013年拖到了2017年。有承诺,即便是消极怠工也一样得给股份,请参考聚美优品陈欧在新加坡的公司一事; 发200万和发100万也和股份获得没有关系。注意,这个文章是老韩老婆发的,也许老韩只和老婆说了100万,也许公司只发了100万。这笔钱并不是老韩退出股份的报酬,所以该是多少股份还是得给多少股份。 说一千道一万,最重要的还是承诺;老陈没有承诺,老韩给公司干了7年,终了白干,这是老陈CEO辜负了老韩的信任;老陈给了承诺,终了没有兑现,这是老陈CEO的失信,甚至可以对簿公堂;老韩后期消极怠工,这是老韩不义;面对老韩消极怠工不做处理,这是老陈CEO失职; 结论:拖延症害死人啊! 那到底该不该给老韩股份呢? 有句话叫吃水不忘挖井人,老陈在最需要的时候,老韩跟他一起干,完成了公司的冷启动,你说他该不该拿股份? 再说了,老韩和老陈一起干的时候是降薪,经济学有个概念叫机会成本,老韩也许没有直接投入金钱,但是投入这家公司的机会成本是值得他拿这个股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