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Amazon的成本

HS放了一个StackExchange的构架更新,其中说到把服务放在Amazon上的成本是自己购买后的4倍。 我厂也是Amazon的用户,关于我厂为什么用上了Amazon是有一个段子的。话说当年运维部门遇上用户大幅增加的时候一个礼拜都在加班,尽在机房过生活了,人手不够用到老大把自己怀孕的老婆都叫来插网线。后来另一个游戏在上线的时候发现运维部门的资源如此紧张,没办法就硬着头皮试了试Amazon,结果这一试让厂里后来的游戏都放到了Amazon上来了。这是2008年的事了,经过了这几年的成长,现在我厂也要回到自己的数据中心了,甚至已经在Amazon的产品也要回到数据中心了。 似乎从这两个案子来看,Amazon是适合创业公司在初期资源不足,无暇顾及底层支持的一种选择,一旦业务的增长到了一个阶段,可以腾出手来做优化和成本缩减的时候,离开Amazon就是一个合理的选择了。 关于我厂的故事,还是猫说的多

Computer, Apple and Jobs

从2006年我自己购买的第一个Apple产品iBook到现在有5年多的时间了,Apple给了我很多乐趣。 关于我对Apple的最早印象可以追溯到中学时期,当时我对电脑产生了很大的热情,1997年左右学校来了2台电脑,应该是486/586吧,主要用来打字用,至今还记得当年趴在微机室外的窗户看老师玩纸牌和打字(CCED)的情景。后来学校来了14台电脑,有了微机教室和微机课程。成立了兴趣小组,我是成员之一,但是半年左右我又退出了这个小组,理由竟然是我想学习Windows 95,而当时有Windows 95的电脑只有教室机一台,在这个事情上我和当时的微机老师闹翻了。这一时期我所接触到的都是PC,DOS,WPS和LOGO,说来惭愧的是Q-Basic没有学懂,我错过了一次学习编程技术的机会,现在想来为学习Windows而和微机老师闹翻是一件蠢事。关于苹果电脑,老师提到了一次,只是淡淡的说那是过时的产品,已经没有人去学习了。到了高中时期我在电脑的使用技术发展上只有两个方向————上网和游戏,别无其他。 2002年我来北京,到了中关村,看到了大量的电脑,也看到了那个大箱子里面的东西,在我哥的帮助下,和他一起DIY了一台PC。有一次逛海龙电脑城的时候,苹果电脑有一个展台放着一个iMac广告吸引了我。当时的感觉就是这个玩意比我们DIY的那个Cool多了。随后就开始注意当时北京仅有的几个Apple retailer的店,每过一段时间就去这些店里把玩把玩iBook和Powerbook,看着晶莹剔透的PowerMac和iMac,觉得这是一种享受。这个时候我对Apple及其产品的认识大多是停留在外观的Cool上面,至于对Mac OS还没有半点的感觉。当我2004年写第一份简历的时候,我在skill那栏里写了熟悉苹果电脑操作,实际上当时的技能就是知道怎么开程序,关窗口(CMD+W),关程序(CMD+Q)。面试的时候,面试官也是我之后的领导看到这一栏还问了我这个并表示他也对Apple感兴趣,至今我相信当时这个给我的面试加了分。 2006年我托从美国回来的老乡带了一台iBook,价值¥7800,这花掉了我当时的全部存款,而在我拿到iBook之后不到一个星期,Apple就宣布他们奔向了Intel平台,发布了Macbook,有点坑爹是吧?实际上我熟悉这个iBook大概花了至少半年的时间。起初的时候我觉的这个iBook与PC相比太慢了,软件啥的也不那么上手,没能适应Mac OS X,搞的我一度觉得是不是这钱花的有点冤?这个阶段我的桌子上摆着两个本子,一个是Dell 410,安装的系统不是FreeBSD就是Debian,折腾操作系统几乎是我当时的常态,到了07年秋天的时候就不怎么折腾桌面了,主要的工作就都由iBook完成了。到这个时候我才开始体会到了Mac OS X的好,开始发现当我回到Windows的时候就有些不适应了。细节,是一些细节的东西把我留在了Mac上。也是这个时期我开始去看Apple的Event了,关注起了WWDC,也是这一年iPhone发布了,而我没有搞到一台,只是看了看其他人的东西。 2009年Apple把Unibody的Macbook改名到了Macbook Pro,我入手了一台13′。这个时候的我早已觉得电脑这东西真是非Apple不能入了。 2010年初的时候我从朋友那里接过了一台二手iPhone 3G,算是再一次的中了苹果毒,这台iPhone 3G因我一次不慎跌落而残废,恰逢iPhone 4发布不久,不少朋友都说我是故意为之,不管怎样在iPhone 4依然热卖的12月我又入手了。到现在用iPhone能做的事情就很多了,交手机费,银行转帐,查询公交线路等等,生活因此而简单一点不假。 关于Apple的另一个产品iPod我一直没有入手过,直到在前东家转正的时候送了一台。对iPod有过渴望但是又没有那么强烈,另外也确实觉得iPod比较贵,况且手里已经有其他的产品了,但是iTunes我是在Windows时代就使用的,作为Mp3的管理软件,虽然觉得iTunes不够好,但是也没有比之更好的选择。 我知道Bill Gate是因为他的财富,而我知道Steve Jobs是因为他的产品。在我喜欢上Apple产品的时候就自然的了解了这个公司的过去和领导人,在参加北麦活动的时候我认识了David Feng,并且获赠了一本《苹果传奇》,这算是我第一次好好的了解Apple,同时也知道了一些Steve Jobs的古怪脾气,甚至也有过对Jobs的品性的质疑,也看过了Jobs在Stanford的演讲,我想这可能就是一个完整的Jobs,有些人觉得他不够和蔼,他太偏执,身为上司脾气太坏,但是Jobs只是在Following his heart。我们也许受圣人的影响过多了,容不得有任何的瑕疵,实际上又有谁是完美的呢。Jobs追逐他的梦想和事业直到生命的最后尽头,他改变了这个世界,他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他是当之无愧的精神领袖。如果苹果重拍Think Different的广告,Jobs应该在那些面孔里。 现在Steve Jobs离开了这个世界,我们缅怀这位伟大的导师,也许是上帝觉的7天的时间有点仓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