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了一本书中关于MacBook电池问题的解决方法

在公司班车上闲来无事就翻了翻《Mac OS X Snow Leopard – Pocket Guide》这本书。看了其中关于电池问题的一些解决方法就随手翻译出来了。下面是译文: MacBook的用户要面对一个桌面电脑用户所没有的问题,电池。大多数苹果电池的目标就是在300次完全充电周期之后还能提供原电池容量80%的电力(新的MacBook上是1000次)。想查看你的电池情况,第一个地方就是System Profiler->Power。 System Profiler的电源部分可以看到电池在完全充电后的电池容量、充电的次数以及电池的情况。如果充电次数已经接近电池的最大利用率,那也就是考虑更换新的电池的时候了。如果你的充电次数很少,但是电池还是早泄,你可以试试下面这些招数: 校正电池 在每个MacBook电池内部都有一个微控制器来告诉电脑还有多长将耗尽电力。有时,这个估算值可能和实际的性能偏差许多。要使电脑和这个控制器趋于一致,你需要重新校正电池。可以这样做,充满电池并且保持接通电源2个小时以上,然后拨掉电源。当出现电池电力严重不足的警告时,保存好你的文档,直到电脑进入睡眠状态,并且持续五个小时以上。再次接上电源充满电池。这时电池的指示器已经重新校正成功了。 重置SMC SMC是系统管理控制器(System Management Controller)的缩写。这个芯片会对硬盘的减速、睡眠、唤醒和背光做出相应的反应。一个失灵的SMC可以阻止电池充电。要重置SMC(在关机之后),须先取下电池并且不接电源。按下电源键5秒。重新安回电池并且接通电源,启动电脑。这一招对于内置电池的MacBooks是无效的。对于这样的型号,关机并接通电源,然后按下左边的Shift-Control-Option和电源键5秒,重新启动电脑。 如果上述的招术都不能恢复你的电池,差不多就该去当地的苹果专卖店或授权维修中心的时候了。如果你的电脑在保,并且你的充电次数很低。苹果也许会更改你的电池。如果你的充电次数超过了推荐值(300次,新型号是1000次),而且性能的哀减是在意料之中,你也许需要更换电池或者与低电池容量继续生活。 注意:就像许多电脑制造商,苹果也有部分电池被召回。一些情况下是危险的电池被召回,另外的情况下是因为性能原因被召回。不管怎样,你都应该查查看你的电池是否在召回的范围之内。通常来说,苹果会为你更换电池,既便电脑已经过保。

增加iSync的同步间隔

iSync的同步服务与MobileMe(以前的.Mac)绑的很紧,许多的设置都要在MobileMe的设置面板里设置。还好苹果提供了AppleScript来做这样的事情。 tell application “iSync” synchronize repeat while syncing is true end repeat quit end tell 用AppleScript Editor保存成一个文件,在Terminal.app里用osascript直接执行即可。再放在crontab里就可以设置多长时间来同步一下了。如果有MobileMe 账号,iSync的同步间隔是1分钟。 参考 MobileMe: Sync intervals in Mac OS X and Microsoft Windows

繁体还是简体

昨天看了Cathayan写的繁体的优越感一文,又和几个朋友聊了会儿,恰好又看到了Snow Leopard的新中文字體一文。其实cathayan的那篇是针对这一篇的一个义气回应文。 事情的起因是因为Apple在Snow Leopard里把繁体中文界面的字体换成了Heiti TC,然后呢,很多台湾使用者都不适应了。纷纷站出来说苹果和这个字体的不是,比如zonble的这一篇和前面的那一篇。 就Heiti TC这个字体来说呢,阿杰的Snow Leopard的新中文字體一文说的比较中肯。另外也参看一下他所写的是誰寫錯字(-)、(二)、(三)、(四)。 要说这简繁之争嘛,以前我是倾向于繁体的,甚至觉的简体的某些字失去了一些文化内涵。比如这个听和聽。但是多了解了一些汉字简化的历史之后,又觉的对于常用字的简化是很有必要的。简化字历来就有,在行书、草书里很常见,只不过咱政府效法秦始皇,把这事给硬推下来了。当然了过尤不及,第二批简化字试了一段时间,发现太简单了,也太乱了,于是乎下马了。虽然下马了,但是这批简化字的影响还是不小的,小时候在街上看到许多字不认识,我爸告诉我这个字是算术的算,这个字是镶牙的镶,现在记不得这些字是怎么个写法了,但是说明一个问题就是第二批简化字影响了一大批人。就目前的第一批简化字来说,还是相当有进步意义的。比如郁闷的郁,繁体要写成”鬱”。别说是写了,看着就觉的够麻烦的。还有一个比较有争议的简化字就是”发”,繁体是”發財”的”發”还是”頭髪”的”髪”。简化字施行到现在有没有因为发的二义性影响了语义的理解?没有嘛,因为我们有上下文,而且我们已经白话了,单字词已经被大量的多字词代替了。 结合前些日子那44个字的字型变化来说,如果有时光机,把那些学院派送回甲古文、金文那个时代是比较合适的,要不他们就在自己的圈子里搞点小爱好,写几篇论文,聊以解闷完事。 最后再赞一赞阿杰和cathayan在国学上的造诣,真是我等学习的楷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