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c OS X中改变文件默认打开程序

上一次想改变某个文件的打开方式,怎也找不到一个可以改的地方,这时就在想”不会呀,Windows都能让用户改,Mac怎么不能呢。”,最后找到了RCDefaultApp,虽然方法很土,但也算差强人意吧。直到昨天看到了Quick Tips,改的地方其实就在文件info(Command + I)里的Open With处,选好了点一下Change All就搞定了。这时再想想,觉的Windows还是那么的土鳖。

整理杂物zz

2007年五一回家火车上,遇到一个小孩,来北京看病。 同路有来京医耳返家者,孩童除夕夜有爆竹于耳,以至膜损,然医者多告之当半年有余,使其自行生长,如有不成返来再医,许也使人造耳膜。 2007年人大证券投资学老师的一句话 早进晚出,晚进早出,早割晚补,晚割早补,选股选势,分配资金,留有余地。趋势第一,时间第二,形态第三,价格第四。 2007年语录 为什么你走在路上不丢下来一块砖把你拍死。 你就像一跎招苍蝇的烂了发苺的腊肉。 狗屎星球。 现在看见你这张脸都起反应了。什么反应?想踹我。想找个垃圾筒。 你们在哪儿找了这帮人, 土窠,石头缝里,树根低下挖出来的,帅呆了。 要是把我对你说的话都记下来硬盘都得撑破了。 伟大的人在各个星球风流,你为伟大的铺床叠被,站岗放哨,兼任偷窥者,起名叫矿泉水瓶。矿泉水瓶和世界最伟大的人同行,喝完就扔掉,里面装着最廉价的东西。 2007年某日记录 是日午间,见白丝于母鬓间,母多有言老之意。倾而有妇人通电半晌,多与其母言夫之愚蘖,予窃闻其大意,想是其夫不甚贤达,为妇者常为其申正气,洗愚垢,独夫不受,频反相加。妇者颇慧,然亦不乏泼气。 非常杂乱。

在Mac OS X 10.5下安装pysvn

在python中与svn进行通信交流是少不了pysvn这个C扩展的,但无论是在FreeBSD还是Mac OS X下安装这个家伙都是对自己RP的一种考验。 其实错误主要来自编译的时候会有一个dylib找不到 powerpc-apple-darwin9-g++-4.0.1: /opt/local/libpython2.5.dylib: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make: *** [pysvn/_pysvn_2_5.so] Error 1 那么就改造一下Makefile吧,patch如下 — Makefile.orig 2008-04-17 09:47:44.000000000 +0800 +++ Makefile 2008-04-17 09:50:31.000000000 +0800 @@ -10,8 +10,8 @@ CCFLAGS=-Wall -Wno-long-double -fPIC -I/opt/local/include/python2.5 -I/Users/guixing/Downloads/pysvn-1.5.3/Import/pycxx-5.4.0 -I/Users/guixing/Downloads/pysvn-1.5.3/Import/pycxx-5.4.0/Src -I/usr/include/subversion-1 -I/usr/include/apr-1 -I. PYCXX=/Users/guixing/Downloads/pysvn-1.5.3/Import/pycxx-5.4.0 PYCXXSRC=/Users/guixing/Downloads/pysvn-1.5.3/Import/pycxx-5.4.0/Src -LDSHARED=g++ -bundle -u _PyMac_Error -framework System /opt/local/libpython2.5.dylib -framework CoreFoundation -framework Kerberos -framework Security…

购入九阳豆浆机一台

下班后和老婆在物美买了九阳-16B型豆浆机一台。回家来看了一看鲜豆浆营养食谱,中间有一处饮用豆浆五不宜,摘录如下: 不宜空腹饮用,也不可一次性喝的过多 空腹饮用后,豆浆中的蛋白质大部分会在体内转化成热量而被消耗掉,不能充分起到补益的作用。而一次性喝过得过多(一天超过2次,一次超过300毫升),会发生腹胀胃部不适,严重者还可以出现腹泻。医学上称为”过食姓蛋白质消化不良症”。老人,婴幼儿更要慎重。 不宜冲鸡蛋同饮 不宜加红糖 “开花”豆浆不一定是熟豆浆 不要用保温瓶储存豆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