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識

伊格洛克中学的一名学生于4月26日赢得大爱达荷瀑布市科学大会的一等奖。他试图向人们说明,我们已经被搞假科学的奇谈怪论者所吓倒,他们在社区到处散布恐慌。他在论文中呼吁人们签署一项请愿书,要求对”一氧化二氢”化学物进行严格控制,或者完全予以废除,理由还非常充足: 1. 它有可能引发过多出汗和呕吐; 2.它是酸雨的主要成分; 3. 处在气体状态时,它能引起严重灼伤; 4. 发生事故时吸入也有可能致命; 5. 它是腐蚀的成因; 6. 它会使汽车制动装置效率减低; 7. 在不可救治的癌症病人肿瘤中已经发现该物质; 他问过50个人,想了解他们是否支持禁止使用这种化学物质。 43人说支持。 6人说尚不能决定。 只有1个人说这种化学物质是水。 他赢得大奖的论文的题目是《我们到底有多蠢?》

中国的铁老大

前几日受同学之托去北京站为他购买一张由北京到金昌市的学生票一张(学生证已寄给我),他本人在仓州,购买的过程让我对铁老大再次感到深刻的厌恶,其服务的态度相当之恶劣。 第一天晚上去北京站排队大约半个多小时,当我把学生证交与售票员,并说明了所乘车次,还好有一张(有座位)剩余,很高兴可以买到票,对同学有一个交代了,但是当她看完了学生证告诉我,她不能给我出售车票因为学生证上写着的是从仓州至金昌,与其说是不能出售不如说是不敢出售,于是她告诉我去1号窗口买,1号窗口要是可以出售就会给我票的,于是乎呢我就再一次在跑到1号窗口排队购票,终于到我了被告知你必须有仓州至北京的车票然后到学生票窗口才可以买到学生票,于是乎呢我就再次回到15号学生票出售窗口向其说明(当然了是没有提必须有仓州至北京的车票才能买到),这位售票员大姐还是做不了主拿学生证要问一下1号窗口的人但是好象又遇到了另一位主事的男售票员,这位男售票员开始问我,你是在内蒙怎么会到金昌呢?我家离金昌站较近,如果是在内蒙的一个火车站我怕是要坐1天的汽车,而我至金昌站只不过2个小时而已。再多次询问之后男售票员终于是要卖给我票了,高兴中… “对不起!没有座位了” “刚才还有一张呢~” 男售票员把显示器也把过来给我看,再晚一次的车票要到明天晚上五点才开始发售。 第二天我又一次的去了,依旧是要排队,半个多小时过去了,就在我前面还有一位同学就轮到我可以买票的时候,广播响了,通知双号的窗口下班,单号窗口发售车票然后窗帘就很是生硬的拉上了。我不知道是说我点背呢?还是说我们的铁路服务于人民呢?